第1785章 血嘯京城(下)


    “孔宰,我在進行清洗行動,你若反對,去找國王去說。”

     “你可識得此劍?”

     秦朗指著手中未歸鞘的寶劍,上面沾著斑斑鮮血,血珠滴落在地。

     孔照祥本來還沒有注意,經過秦朗這么提醒之后,他這才看到這把寶劍,登時臉色大變。

     “啊…”

     “這是太祖國王之佩劍,怎會在你這?”

     孔照祥整個人都麻木了,震驚的看向秦朗問道。

     秦朗淡淡一笑:“國王所賜,上斬貪官,下斬判臣!”

     “孔宰,請退下!”

     秦朗朝著孔照祥抱拳,然后繞路而走,直奔羅力辦公室。

     孔照祥錯愕的望著往里面走的幾十個人,他的心跳陡然加快,然后一拳錘在樓梯的扶手上,當的一聲扶手劇烈晃動著。

     “荒唐,此乃荒唐之舉!”

     “新君剛繼位,豈可如此大動刀兵!”

     “趙麒啊趙麒,我看錯了你啊!”

     孔照祥緊咬著牙齒,臉色極其難看,心中卻是浮現了大恐懼。

     本以為這是一個軟弱可欺的君王,沒想到竟然是沙子里面藏鐵豆,硌到牙了。

     他扶持國王,做萬人之上的權臣,就這樣泡湯了。

     他頹然坐在樓梯口,聞著樓道內淡淡的腥味,這是血腥味道。

     今夜注定是大清洗,今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秦朗當然不管孔照祥的想法,更不管孔照祥對此事的看法。

     他現在只是把該清洗的人,清洗掉罷了。

     否則龍國還會亂下去,被這幫蟲豸搞鬼,絕對沒好處。

     不把他們斬殺殆盡的話,以后還會添亂。

     新君即位,正是權力出現短暫真空的時候,尤其是各地的高員還不是新君的人,更容易出現問題。

     不把京城這塊搞定,不把京城撫平,又如何去管理其他各省各市?

     任何一個國王繼位之時,不伴隨著血腥與殘忍?

     先王趙懿繼位的時候,可沒少殺人,就連趙懿的親兄弟都除掉了不少。

     那一夜的變故,不也導致他的親生父親秦鑾嗣遠遁海外嗎?然后以宗鐵勛的身份在外發展。

     孔照祥不就是那一夜的獲利者嗎?那一夜過去之后,孔照祥就成為了首宰。

     所以孔照祥有什么可指責的?

     哦,無非是這一次大清洗,沒有孔照祥的事罷了。

     孔照祥撈不到這一次大清洗后所產生的巨大利益,所以他反對罷了。

     但他越是反對,越說明趙麒做的對,自己做的對。

     羅力的辦公室門口,秦朗來了。

     此刻羅力正在焦急的打電話,可他頹然發現整個政事堂大樓的信號全部消失了,也就是說徹底被屏蔽掉了,別說打電話了,就連刷個視頻都做不到。

     他不是個傻子,他哪里不知道政事堂出事了?

     哪怕在晚上,可下面那幾層樓,依稀傳來的惶恐叫喊聲,他聽得可謂是清清楚楚。

     不行,不能留在政事堂了,必須要盡快脫離才可以。

     否則一旦被抓到的話,他很難活下去。

     想到這里的羅力,立即拿著鑰匙把抽屜的鎖頭打開,里面全都是他這么多年貪的錢,全部都是銀行卡,和存款票據證明,還有一些支票,金條,金元寶等等。

     但現在已經沒辦法把這些臃腫的金元寶和金條帶走,所以只能舍棄這些硬通貨,先把銀行卡和存款票據帶走。

     他抓起十幾個銀行卡全部放在錢包里面,又把存款票據四疊之后,放在錢包里面。

     做完了這一切之后,羅力穿好西裝,然后裝作不慌不忙的樣子,拽開辦公室的門,往外走。

     羅力拽開門了,但是眼前這一幕,讓他心臟驟然停滯。

     咕嚕。

     羅力咽了口唾液,眼中惶恐的盯著幾十槍口對準自己。

     而為首的秦朗,則笑瞇瞇的盯著他。

     “秦,秦宰,這,這是何為?”

     羅力勉強的露出笑意,不解的問著秦朗。

     即便他心里面已經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測,可還是有些僥幸的心理擺在這里。

     秦朗微微一笑,抬起手把羅力往后一推。

     羅力整個人被推倒在地,卻是一屁股坐在他的辦公室地板上。

     秦朗邁步走進辦公室內,魏由也默默的進來。

     除此之外,幾十個特戰隊員將整個辦公室周圍封鎖。

     對面幾個辦公室有人走出來,或許是聽到了密集的腳步聲。

     但他們看到這么多全副武裝,真槍實彈的特戰隊員之后,全都被嚇到了。

     這些全部都是龍國政事堂的二等高員,只不過負責的系統不同。

     他們心里沒鬼,所以眼中只有狐疑,而沒有恐懼。

     “秦宰,這是?”

     有一個膽子大的高員,甚至來到了羅力的辦公室內,看到秦朗之后,茫然無措的問了一句。

     秦朗轉身看去,發現竟然是曾經自己的手下,負責教育的一位教材委的副組長。

     “張老,和您沒關系。”

     這個被秦朗尊稱為張老的教材委的副組長默默的退了出去,然后回到自己辦公室,關門。

     秦朗轉回目光,繼續盯著羅力。

     羅力連魏繼宏都不如,之前的魏繼宏至少沒有大小便失禁。

     可是此刻這個羅力,早就嚇的大小便失禁了,地板上濕了一大片,還有臭烘烘的味道。

     秦朗捂住口鼻,咽氣的開口:“就你這樣子,也配成為同天會的銀殿主?圣使?”

     秦朗實在很難想象,同天會看人的眼光,什么時候這么差了?

     羅力面色恐懼的盯著秦朗,他的確是銀殿主不假,可他這個銀殿主完全是同天會利用的角色,他唯一存在的意義就是潛伏在龍國政事堂,僅此而已。

     至于所謂的圣使,說白了就是他負責策反龍國高員罷了,圣使就是說得好聽,實則是就是個漢奸頭目。

     而且他這個銀殿主根本就不是古武者,不然他也不至于被嚇的大小便失禁。

     至少他能夠做到從窗戶跳下去,保證不會出問題。

     因為那都是古武強者可以做到的事情。

     可他這個銀殿主,屁都不會,只是平時接連策反了幾十個高員,各個級別都有。

     他也算是同天會的有功之臣了。

     可他這位有功之臣,于今日正式暴露。

     “你的上級是誰?”

     “交代出來,饒你一命。”

     秦朗蹲在地上,目光泛冷的盯著他,沉聲喝問。

     他用的就是笨方法,那就是抓到一個人就問上級,再繼續這么問下去,早晚能夠找到最高的那個叛徒。

     羅力已經是政事堂二等高員了,如果他上面還有人的話,說不定就是政事堂的一等高員,甚至宰相?

     這些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雖然之前秦朗在會議室說宰相里面有背叛者,但那不過是恫嚇一千多個政事堂高員們,嚇唬他們從而讓他們狐貍尾巴露出來。

     可不代表真的沒有,只是無論是龍組,還是金闕組織,或者龍眼組織,都沒有任何情報而已。

     “我的上級就是一部手機!”

     “上面直接命令我做事。”

     羅力不想死,所以他連忙把手里面的手機遞了上去。

     秦朗接過手機,打開一看,竟然是羅力打出去的十幾個電話,但無一例外都撥打失敗。

     因為沒有信號。

     “這個叫湯姆的是什么人?”

     這十幾個電話打給的對象全都是湯姆。

     秦朗好奇的問羅力。

     羅力搖了搖頭,一臉的無知。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同天會和我們這些人之間的橋梁。”

     “但他是外國人,我可以篤定。”

     外國人?

     秦朗聞言,點了點頭,站起身來。

     “帶走吧!”

     事情進展到這里,大清洗計劃已經完成了一半。

     沒錯,僅僅是一半而已。

     因為另外一半還沒開始行動。

     這一半只是針對政事堂的高員們,而另外一半卻是針對京城社會各個行業的精銳,以及那些在野的富商們。

     至于那另外一半怎么大清洗,當然是出去清洗了。

     自己派了2軍,4軍和57軍以及京城治安局,封死京城的東南西北四個角落,可不是吃飽撐的。

     這就是針對另一半的大清洗。

     為什么自己要率先清理政事堂的高員們,因為這幫人的消息更加的敏捷。

     把這幫人一網打盡,可以確保外面的另一半成為無頭蒼蠅,只能任由抓捕。

     “老魏,你就留在政事堂大樓,處理后續吧。”

     “還有抓捕的這些高員,由你負責審問,務必審問一些有意義的信息。”

     這是秦朗離開之時,給魏由的任務。www.vmxs.net
如果喜欢《戰婿歸來》,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