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6章 大清洗(上)


    外面的雨淅瀝瀝的下著,并不大,但打在身上有一種涼薄感。

     秦朗帶著四百名特戰隊員離開政事堂大樓,但還是留下了一百名特戰隊員留在這里,隨魏由調配。

     同時也確保政事堂大樓不會有漏網之魚,萬一逃出去的話,特戰隊員也能夠臨時處置,把他們拿下。

     畢竟誰也不能夠保證,秦朗新拿到的這份名單,是不是完全的名單。

     若是真的有幾個漏網之魚的話,一旦傳出去消息,很容易造成情報泄露,為秦朗抓捕另一半造成困難。

     現在政事堂大樓基本上就是處于癱瘓的狀態,因為所有的網絡都已經屏蔽了。

     不過龍國的政務并不會癱瘓,紫龍閣國王辦公室那邊,暫時成立了一個行政小組,專門對接京城以及各地的政務。

     至于持續到什么時候,那就要看秦朗什么時候宣布特殊行動結束了。

     秦朗帶著四百名特戰隊員來到京城西,也就是第2軍鎮守的區域。

     第2軍一共出動了兩萬士兵封堵住了整個京城西的所有交通公路收費站,以及其他的國道口,省道口,以及一些民用公路,就連幾個偏僻的荒路都被堵死了。

     除此之外還有京城西的動車站,也被這些士兵封鎖,所有旅客皆不可妄動。

     秦朗來到這里的時候,第2軍的統領孫福祥立即跑著過來。

     孫福祥雖然是2軍的統領,但是他卻是二等將領,畢竟是京城駐軍部隊的統領,級別更高一些。

     “報告秦王,現已截獲車輛三千五百輛,其中核查身份,發現有五十五人身份異常。”

     “另外還有一位祖駙馬,想要闖出去,還撞傷了我們兩名士兵,最后被我們逮捕。”

     孫祥福將這幾個小時攔截的情況,全部匯報給秦朗。

     至于秦朗怎么判定這些人的好壞,那就是秦朗的事情了,跟他沒關系,他只負責攔截而已。

     “帶我去見一見這位祖駙馬。”

     祖駙馬當然不姓祖了,祖是以前的意思。

     也就是說這位駙馬是以前的駙馬,何為以前?自然是先王趙懿,甚至太宗國王時代的駙馬了。

     秦朗跟著孫祥福來到公路一旁的軍車上,一個五十多歲的西裝男人坐在車上,只不過雙手被銬住,動彈不得。

     “秦朗,你做的好事!”

     譚勇亭看到秦朗之后,臉色極其難看,怒喝著秦朗。

     他是駙馬,但不是趙懿的女婿,而是太宗國王趙又廷的女婿,他娶了趙又廷最小的女兒趙紅梅為妻,所以是祖駙馬。

     當然已經是個過去式了,沒什么實權。

     整個龍國唯一有實權的駙馬,也就是如今的首宰孔照祥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一個駙馬或者祖駙馬再有任何權力。

     但畢竟這是駙馬,沒有權力可是政治地位高啊,一般人還真不敢動彈他。

     當然秦朗可不是一般人,別說是駙馬了,就算是宰相,他也處理好幾個了。

     “這么晚還出京?要去做什么?”

     秦朗看著譚勇亭,沉聲問道。

     譚勇亭盯著秦朗看了半天,然后冷冷一笑:“我去做什么,跟你有什么關系?你有什么資格管我?”

     “莫說是你,就算是新王趙麒見了我,都要喊我一聲姑父!”

     按照輩分的話,趙麒的確要喊他一聲姑父了,因為譚勇亭娶的是趙懿的同父異母的妹妹,也是孔照祥媳婦趙元燕的妹妹。

     唯一不同的是趙元燕是長公主,是趙懿同父同母的親妹妹,而孔照祥也是大駙馬。

     所以無論是地位還是親戚關系,譚勇亭和趙麒相比,都不如孔照祥和趙麒那么近。

     但是這個譚勇亭現在如此強硬,給秦朗一種不正常的感覺。

     因為但凡懂事的人,都不會在這個時候硬頂秦朗,因為明知道硬頂的后果是什么。

     可是這個譚勇亭偏偏硬頂秦朗,甚至有一種主動找茬的意味。

     這讓秦朗想到了一個成語,色厲內荏。

     也就是說用如此強硬的架勢,來隱藏他內心的惶恐不安。

     一個人越是表現的強硬,反而說明他的心里面很慌張。

     至于為什么慌張,自然是害怕有什么事被揭穿了?

     秦朗看到譚勇亭這樣,隨即看向身后的孫福祥,沉聲開口吩咐:“去把譚勇亭的車,搜查一番,里里外外,不要放過一個死角。”

     秦朗知道沒有自己的命令,孫祥福肯定沒有去搜車。

     因為孫祥福還是忌憚了譚勇亭的駙馬身份,不管怎么說這都屬于皇親國戚了。

     但是秦朗根本沒有這個顧慮,在他眼里面皇親國戚又如何?

     他現在是幫著趙麒處理京城的亂局,可以說一切都是為了趙麒。

     趙麒就算是為了手中的權柄,以及政局的穩定性,他都不會多說任何話,更別說一個姑父了。

     “是!”

     孫福祥聽到秦朗的命令之后,立馬立直身子敬禮,轉身朝著幾個親兵一揮手:“去搜查!”

     所謂一級命令一級,不外如是了。

     譚勇亭看到秦朗竟然派人去搜他的車輛,臉色登時大變的慘白起來,原本色厲內荏的樣子,此刻也全都垮了。

     如果他不是被拴在軍車上面的話,只怕早就已經癱坐在地上。

     秦朗瞥了眼譚勇亭如此慫貨的樣子,冷冷的撇嘴。

     譚勇亭如果沒鬼,那才怪了。

     就是不知道譚勇亭為什么害怕到如此?他車里面到底隱藏了什么?

     秦朗等待著戰士們搜查結果。

     所以這一刻,周圍一片死寂。

     即便是這諾大的國道公路,兩邊堆滿了車輛,也沒有一個人敢大聲怒罵,敢鬧事。

     因為這里全都是軍人,真槍實彈的軍人,誰敢怒罵鬧事,那純粹是找死了。

     大概十分鐘之后,譚勇亭的車子被搜查一干二凈,最后在車底下發現了一個u盤,竟然被透明膠帶貼在了車底下。

     如果不是士兵們搜查的極其認真,連一個死角都不放過的話,肯定發現不了這個u盤。

     并且譚勇亭非常聰明的把u盤旁邊綁了一個信號屏蔽器,也就是說這樣一來無論使用什么搜查設備,都不會有任何發現。

     除非是把車輛徹底搜查,才能夠用肉眼查到。

     所以這就是高科技下,弊端了。

     大家都用高科技來搜查,卻意識不到最簡單的處理辦法,反而會最難發現。

     孫福祥立馬把u盤拿過來,交給秦朗。

     秦朗把周圍厚厚的透明膠帶全部解開,滋啦滋啦的聲音足足響了兩分鐘,可想而知譚勇亭纏了多少膠帶。

     最終秦朗把u盤握在手里了,看了一下這個u盤竟然是個500g的盤。

     “你們軍用電腦帶來了沒有?去插上,看一看里面內容。”

     秦朗把u盤遞給孫福祥,讓他把內容調出來。

     孫福祥立馬喊來幾個技術兵,技術病每個人都帶著一臺軍用電腦。

     把u盤插入之后,然后查看里面的內容。

     “嘶…秦王,這里面全都是視頻啊。”

     秦朗聽到孫祥福的吃驚喊聲,立馬上前望著屏幕,只看到這里面有幾十個視頻,全部都是之前散布的《國王之死》有關的視頻。

     甚至有一些視頻,還沒有傳到網絡上面。

     很顯然這是打算把u盤運出京城,然后繼續找時間上傳,繼續破壞龍國的網絡輿論,繼續讓老百姓和國家之間離心離德。

     這個招數,真是狠啊。

     然而秦朗更沒想到的竟然是祖駙馬譚勇亭,充當了如此重要的角色…

     “你派個信得過的副將,讓他們帶著這臺電腦和u盤,再把譚勇亭帶著,去紫龍閣找國王。”

     “這屬于皇家事務,咱們不方便直接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