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8章 審訊譚勇亭


    “按照輩分,朕要叫你一聲姑父!”

     “可你這個做姑父的,竟然背叛皇室,背叛龍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嗯?”

     龍組總部大樓的審訊室內,趙麒憤怒的站在譚勇亭身前,怒目瞪著譚勇亭。

     而譚勇亭則是低著頭,坐在審訊凳子上,一言不發。

     因為他也不敢說話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知道自己所做的錯事,會連累整個家庭。

     現在國王親自過來審訊自己,他就算是再傻,也知道這一輩子完了。

     “給朕說實話,你到底是什么時候被策反的?”

     趙麒也懶得和譚勇亭浪費口舌,他既然敢背叛龍國,早就有了心理建設,如果因為自己幾句話就痛哭流涕,大喊悔改,未免太虛假。

     一個人決定背叛國家,必然是巨大的利益擺在他面前了,在利益面前,什么民族情感,什么愛國之心,全都成了糞土。

     “五年前,在一次出國游玩的時候,被人給策反了。”

     譚勇亭也沒有隱瞞什么,直到如今隱瞞也沒什么意義了,還不如痛痛快快的說個明白。

     趙麒默不作聲,只是示意譚勇亭繼續說下去。

     譚勇亭也就繼續開口說道:“拉攏我的是FUI的一個情報組長,叫做洛爾西,他先是扮成商人跟我結交,然后暗中給我錢,求我幫忙做一些走私的小事。”

     “我手里面雖然沒什么權力,但好歹是個駙馬,所以也就幫他做了這種事,把國內的稀土拿來走私買賣。”

     “賣了稀土一共三十億元,但這個洛爾西卻抓到了自己的把柄,并且用此來威脅自己。”

     “我害怕事情暴露,于是就被他威脅著,但他做事也很爽快,一直給我輸送著利益,少則幾千萬,多則幾個億。”

     “終于在兩年前,他徹底攤牌了,跟我說他是FUI的一個情報組長,他讓我充當龍國皇室里面的內應,讓我提供一些有價值的情報。”

     “每提供一次情報,他就給我五千萬異元,就這樣一點點的被他們徹底策反腐化,開始為他們做事。”

     “一開始忐忑個不行,覺得自己走路都會被抓走審查,可是左等右等也沒有人來審查自己。”

     “于是我的膽子也就漸漸大了起來,最后開始主動和他們合作,為他們傳遞了很多比較重要的情報。”

     “一直到昨天,網絡上突然出現了關于先王之死的自媒體新聞,引爆了整個國內的輿論。”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洛爾西就找到了我,讓我把這份U盤立即送出京城,然后把U盤給他們在津門的接應人員。”

     “只是沒想到,我還沒有到達津門,就被秦王的人給抓了。”

     很顯然此刻的譚勇亭已經認命了,不然的話不會如此老老實實的把這些都交代出來。

     趙麒聽了他的這番話之后,卻感覺到了痛心疾首。

     自己的姑父被策反啊,這可真的是丟了趙家皇室的臉。

     但是又有什么辦法那?現在木已成舟,那就只能接受這樣的事實。

     唯一挽救的措施,就是盡快把譚勇亭所知道的一切都挖出來,如此譚勇亭也算是戴罪立功。

     而現在譚勇亭唯一對龍國有所貢獻的東西,就是在津門的那些接應人員。

     那些接應人員必然都是異國FUI的情報人員,如果能夠把他們抓捕的話,或許就可以順藤摸瓜,把整個FUI藏匿在龍國內部的情報人員給一網打盡。

     趙麒轉身看了眼秦朗一眼,秦朗哪能不知道趙麒想著什么?

     他跟趙麒早就想到一起去了,便朝著譚勇亭問道:“你和FUI的接應人員在津門哪里接頭?”

     “這…”譚勇亭聽到秦朗的問話之后,他竟然還猶豫了一下。

     別看只有這一下,但足夠說明譚勇亭已經無藥可救了,明明自己身陷囹圄,他想替他西方的主子們掩護,堂堂的駙馬簡直把臉面徹底丟盡了。

     譚勇亭的停頓和猶豫,更讓趙麒臉色難看異常,冷哼一聲。

     隨著趙麒的冷哼,譚勇亭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朝著秦朗說道:“在津門廣場右門第二個長條椅,這就是接頭地點。”

     這次譚勇亭老老實實的把地方給交待出來,再也不敢有半點猶豫。

     只是他現在交代出來,已經不能算是戴罪立功了,頂多也就是個老實交代而已。

     戴罪立功和老實交代完全不是一回事,對于譚勇亭而言,一個立功的機會就這樣失去了,僅僅是因為他停頓的那一瞬間。

     “你們約定幾點接頭?”

     秦朗繼續問譚勇亭。

     這次譚勇亭聰明了很多,沒有繼續給FUI打掩護,隱瞞著什么,而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晚上十二點。”

     秦朗立馬看向時間,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四十了,也就是說還有二十分鐘就要接頭了。

     但如果自己這邊的人從京城趕往津門的話,就算是把車當飛機跑,都到不了津門啊。

     看來只能從津門調人手,把整個津門廣場全部包圍。

     “國王,看來只能津門的調軍了。”

     秦朗看向趙麒,他相信趙麒明白自己的意圖。

     在京城這邊,無論如何都過不去了,即便是去了的話,到了津門只怕黃花菜都涼了。

     所以事已至此,只能夠用津門駐軍來包圍津門廣場。

     津門只有一個駐軍,那就是第3軍,駐守在了津門的地界。

     或許有人看出了一些門道,京城的駐軍是第2軍,第4軍和第57軍。

     那么為什么就沒有第1軍?

     當然有第1軍了,只不過第1軍叫做禁軍而已。

     紫龍閣的禁衛軍就是龍國的第1軍,只不過更多稱呼為禁軍而已,沒有人稱呼為第1軍。

     趙麒點了點頭,朝著秦朗吩咐道:“你去和秦昭交涉,讓他立即…”

     “算了,朕親自給他打電話。”

     趙麒覺得這種火急火燎的事情,必須自己親自溝通最好。

     不然的話即便是調動津門的第3軍,怕也是很難及時趕到津門廣場,把這些人包圍。

     “喂,秦元帥,立即命第3軍出動,包圍津門廣場,逮捕FUI的情報人員。”

     “立即通知下去,務必在十二點前趕到!”

     趙麒親自用手機給秦昭的私人手機打了電話,事到如今也顧不上正式程序,只要他國王下達命令,哪怕是用一棵白菜打電話,命令都是真的。

     秦昭得到趙麒的命令之后,也不敢耽擱時間,知道時間緊急,于是立即給第3軍下達了命令,讓他們整軍出發,前往津門廣場抓人。

     秦朗和趙麒現在也做不了別的事情了,只能夠等待津門那邊傳來好消息。

     如果能夠借此機會把FUI在國內隱匿的情報人員,一網打盡。

     也算一個豐碩成果。

     “國王,我能不能出去啊?”

     譚勇亭此刻竟然眼巴巴的盯著趙麒,竟然還有臉這么問?

     秦朗驚詫的看了眼譚勇亭,不禁都被這老小子的厚顏無恥給震驚到了。

     趙麒更是鼻子都快氣歪了,做了這么大的事情,背叛了龍國數年,給FUI傳遞那么多重要情報,現在更是差點把這些U盤給傳過去。

     他竟然還想出去?哪來的美事?

     “跟朕的小姑合離,以后你就在監獄待著吧!”

     趙麒冷冷的掃了眼譚勇亭,憤怒的一喝,便一甩袖子往外走。

     譚勇亭聽到合離兩個字,頓時身子一軟,整個人癱坐在了地上。

     完了啊,這以后連個祖駙馬的身份都沒了…

     “姓趙的,姓秦的,你們不得好死!!”

     反應過來的譚勇亭,不斷的開始在審訊室里面發瘋的大喊大叫,試圖讓兩人回來。

     但秦朗和趙麒早就走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