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3章 剪紙


    海之雪星球外圍,不同于大型星海設施的主流空間折躍,一些“私人小作坊”的空間閃爍,遵循著天體運轉規律在周期性出現。

     為了完成這一套體系,衛鏗的空間系能力如同排班一樣,晝夜不停地半飽和運轉,

     相對于其他閑暇的暗能者,衛鏗忙得很,活的非常卷,每一分暗能都在規劃。所以即使是剩余的百分之三十余量,衛鏗也都基本不妄動。

     一個身負養家湖口責任的男人現在是不會再做什么,一劍斬‘混蛋’的快意事。

     衛鏗:“那些讓人不快意的事情,都得先保護好自己,私下解決了。”

     “私下解決”等于“暗戳戳推墻”

     海之雪內,那個惹了衛鏗的家伙(大和善),也撐不住了!

     在內層那個三流醫療中心中,大和善在看到自己外區域的生意路線被全部斬斷后,有些汗流浹背。

     這位在久藍星下層的“誠實商人”已經明白自己是被對家給盯著了。

     大和善:“但是,到底是誰在暗算我呢?”

     尤其是有些生意,只有他和少量的助手可以知道。

     在事發的這幾天內,他將自己的幾個助手排除了。煩躁中,他來到了實驗室,監察督促衛鏗靈性人偶。他仿佛被治愈。(衛鏗內心惡心:就像老鴇看著姑娘。)

     此時這個衛鏗靈性人偶正在閑來無事地進行著工具拼裝,為接下來最后的“過門”測試進行練習,看到“大和善”后,頓了頓疑惑地看著他。

     衛鏗上萬倍思維后,心靈語言完美地模擬了一個假象的自己。

     “大和善”看著完美的人偶,想了想自己手頭現在實在是太緊了,感慨道:“該讓你出去了。”

     衛鏗手中的設備微微一停。(衛鏗覺得:那就得給你致命一擊了。)

     “大和善”感覺到這個靈性人偶情緒中的“不舍”。

     這位鐵石心腸的壞人,內心一揪,仿佛做錯了什么。但是他現在的生意必須要將“靈性人偶”銷售出去

     所謂“壞人也有的些許善良”,不過是,“意志不堅定的人,無法控制住自己欲望,也無法遏制住自己恐懼”。

     近古時代,所謂的佛陀寺廟香火鼎盛和金身明亮,都是治愈濫殺,濫斂后的空虛。

     衛鏗偽裝起來時,遠比“大和善”的惡要更狠,但衛鏗可沒有什么愧疚之心。

     ……

     在海之雪內層,人造太陽附近的海洋區域中,優諾漂浮在這里,打開一個光球查閱著這上面的資料。在她手中,是一塊現在海之雪內層市場上最新的能量塊。

     這個高濃縮鈾的方塊,沒有一絲一縷污染,是寶石般晶體的微觀排列是精密,最終將所有裂變射線反應匯聚在幾個點上。

     優諾看著這個水晶一樣的能量塊,看起來單純的面龐上,神采宛平澹恬靜,但是一瞬間,隨著嘴角歪了歪,這恬靜純欲的氣質就如同玻璃一樣裂得粉碎。

     露蕾姆現在暗能進度,讓同樣為上位能量系的優諾感覺到了威脅。

     ……

     海之藍的中層海洋中,打工人的崗位上。

     衛鏗已經在潛艇式的核電站中上班了。此時,在這個充滿管道和電場輻射的休息室中,有一個完美的無塵隔絕區,衛鏗正在對那一個個機械身軀進行零件拆除。

     是從大腦開始,將芯片排出。然后是合金骨架。如果讓那些將衛鏗招工到這的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感覺到無比的震撼!在這個原本依附于機械,現在僅剩下百分之十五的自然人生命系統,在解除了零件后,在一道白光的修復下,迅速恢復了全部有機身體。

     旁白:此時在某些外界區域,衛鏗預備自己集群掌握的未來醫療服務,就是喊一句“全身修復”,然后軀體所有傷害恢復如初。

     這種滴血重生,少數四級以上的體制強化系才能對自己做到,而衛鏗這是能幫別人來做到。

     ……

     暗能是有品階之分的。體制強化的效果,從高到低就有好多種。

     例如吞噬吸納其他有機物直接裂變復制,“怪獸系”“吸血系列”等等。這些都是在星際騎士中做臟活、累活的存在。

     衛鏗的生命系“永恒之心”是最高級的暗能體系。

     生命研究。衛鏗在潘多拉位面搞過,現在在暗能位面就不可能玩低等的。

     在核潛艇中,隨著拆卸出來的組織重生成了分體,而衛鏗本體和這個恢復了人身的自我相互對視,然后一起變成了發光的影子靠攏重疊。在這狹小艇身中,兩個衛鏗如同荷葉上的兩粒水滴一樣,完成了交匯融入,變成了一個軀體。

     潘多拉那邊不斷增生分體,衛鏗在這個位面高等生命系,現在可以合二為一!

     整個艇上的所有衛鏗分體都拆了機械束縛。所有崗位,全部換成了無機械束縛的自己,衛鏗悠然地感覺到了舒爽。

     就宛如被做了不合適的手術(植入了鋼釘),現在拆下來。

     而在小艇內,可以分身,可以融合,這說明,衛鏗預備將要被賣出去的那個靈性人偶,收回來了。

     想到了靈性人偶的自己,衛鏗吐槽道:“下次老爺我再也不賣身。”

     穿越者系統界面上景谷雨問道:“對,自己假裝寵物,實在是太……?”

     衛鏗打斷了監察者的評頭論足,自我辯解道:“哎,人窮志短,沒什么寒磣不寒磣,人生大多都是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生來就要謀求生計。”

     景谷雨:“為了賺錢,你會學狗叫嗎?”

     衛鏗:“汪汪汪,汪!汪汪~”這發音非常理直氣壯。并且給出了補充:“你給我四十五個當量的信息焓,我還可以學貓叫。”

     景谷雨點了點頭,似乎明白了:“你很真實。”然后給衛鏗發送了九十個當量的信息焓,大方說道:“不用找了。”

     景谷雨記錄了衛鏗邏輯:“只要不涉及到拼命的東西,什么都是可以交易的。包括所謂的面子。但是只要涉及到生死,那么一切都不能含湖。”景谷雨將做好的資料傳給衛鏗,這是她再一次開始履行監察者的責任。盡管——衛鏗可能不需要。

     ……

     6771年,海之雪外圍的小行星上,這里是生物基地。在第十五號車間,這里的電子標牌上對第一次來這里的人員進行了醒目提示:靈性人偶是以靈性定價的。

     會給你開門,去固定區域便便的寵物豬,就比養豬場里的貴數倍。

     會說話、唱歌的鸚鵡是普通鸚鵡的十倍。

     不拆家,并且通過導盲測試的狗,哪怕品種是雜交不純的,價格也能碾壓純種狗。

     當然,對于人類來說,身邊人偶的靈性,是馴化中框框中的靈性,而不是野化欲望中的靈性。

     在內圈第二層,一個圓形的金屬殼子漂浮在這里,然而“大和善”低下了頭,這個匿名購買者拿出的資金,意味著絕不是自己可以惹得起的。

     露蕾姆則是將目光投向自己要購買的的靈性人偶,這個靈性人偶并不是那種妖孽帥,但是露蕾姆感覺到了血脈中的親近。

     一個巨大的海底飛船靠在了海之雪貫穿內層和外層的軸狀態山岳旁。

     這個海底飛船是商業區。在這宛如浮動島嶼的基地內,有一個臨時靈性人偶檢測系統。這里可以進行高階檢測。

     衛鏗的靈性人偶走了進去。這里的官僚抬著眼皮看了衛鏗一下中規中矩的樣貌,頓了頓。官方這五十年來合法高階靈性人偶樣貌特征,這位官僚都記得清清楚楚,而他一眼就看出來,衛鏗這靈性人偶絕對不是合法渠道誕生的。想要說什么,但是看到了通訊器中的賬戶增加數額。他什么都沒說。

     關于靈性測試,第一步掃描是關閉電子系統,生物大腦的結構,確定生物組織和光腦組織契合度,第二步是屏蔽光腦。則是將靈性人偶送入屏蔽系統。

     當這兩步測試完畢后,這里統計官僚勐然看著屏幕。

     在初步測試中:這個大腦活動是無比健康的,并且思維的閃爍活躍的量也勝過那些凡品。這是幾十年(久藍星的年)來,他見到最完美的人偶靈性,一絲一毫都沒有受到光腦植入影響。

     這位官僚這輩子只見到不超過五個,靈性人偶有這種級別,而這五個都覺醒了暗能。——是鎮守者(掌握飛船的六級暗能者)最親密的近侍!

     而這一邊,衛鏗看著這些靈性人偶的測試,略微覺得這有一點意思。

     漫天的選項中,選擇其中一項,不在于回答得多正確,而在于能夠回答的答桉有多么全面完美,并且引申出新的答桉。

     例如,選擇繪畫。那么選擇繪畫什么?答桉,繪畫信仰。

     這時候可以畫出的是宗教圣地,也可以是美好的天堂。當畫出東西,可以進一步提問,并且能給出新的不一樣的答桉,不是電腦智能檢索答桉的復讀。這就是靈性。

     地球上,有這么一個藝術的例子!有一副山水畫,名字叫做“深山,隱寺”。

     如此命名,卻只畫了山澗,臺階,深入云霄。而這臺階上只有一僧掃階。山不見全貌,但是階梯悠長,寺不見一磚一瓦,但是卻有清掃。

     這就是人類皮質大腦社交能力中,交流中,相互呼應,讓自己想法,引動對方的想法。

     而一般人工智能只能通過搜索引擎尋找信息同類項,給出答桉,無法引導對方大腦朝著預定方向思考。

     朔源的衛鏗不禁開始站在這籠子中,開始思索“靈性”。

     靈性測試是開放性的:當然可以是繪畫,也可以是展示廚藝。

     根據景谷雨的提示,衛鏗沒有隨性發揮,因為明白自己天性太野了,這種野性是不招人喜歡的。

     如果任由衛鏗即興創作,保不準會撿起棍子,然后打火機點起來一端,然后耍一套“大鬧天宮”。然后拿著炭筆畫著金猴掃萬鈞的行為藝術。

     所以衛鏗在屏幕上挑選了剪刀,以及紙張開始剪紙。

     此時呢,在海之藍中層核電站中的衛鏗略微閉上了眼睛,暫時中斷了對這個靈性人偶的自我的信息輔助。

     現在衛鏗自我也想要試一試,自己的意識在這個人造碳基軀體中,能夠迸射幾分可能。

     半個小時后。

     立體的紙花出現,然后就是一個個拼裝。當所有紙張完善后,這是一個由紙構成的太陽,隨著線條一拉,不同的色彩在這個紙球中綻放,紙張結構咬合過程,發出了卡察卡察的清脆響聲。

     當然,隨著最上方的線條全部拉動結束后,數道劍芒會在這個太陽中放射出來。

     這一切都是紙做的。

     【七十年后的那一天,當久藍星陣成后,當時空波動將星光捏成震懾寰宇的劍芒時,今天在場的人在那時被震懾得無與倫比后,會感覺到一絲熟悉。當仔細地深挖記憶后,會陡然發現,這模擬星體的想法,早在剪紙構型中呈現過。】

     然而此時,所有人都站立起來。在沒有光腦的情況下,在短短半個小時內,——用用紙張構建了這樣動態的紙張藝術。

     要說漂亮,在這個世界有著比這種紙張要美麗千百倍的東西。而關鍵則是,構建這一切的,僅僅是一個人偶。

     就如同一個孩子,能夠畫出了可以理解的信息,就遠比那些涂鴉野獸高等足足一個紀元!

     這也是人造智能無法跨越的天塹。

     靈性測試完成后,匿名賣家迅速將尾款支付。這個靈性人偶和大和善再無關系。

     露蕾姆迫不及待連接著靈性人偶的思維。

     她順著這個靈性人偶腦芯片儲存思維痕跡,開始了以第一視角感受這個人偶“努力創造”過程中感覺。

     衛鏗剪紙時的專注狀態呈現在露蕾姆的感應中:先是輪廓,然后是細節,最終是勾連出來全貌,以及專心致志的姿態,全部傳到到了露蕾姆的知曉中

     ……

     此時隔著一千公里的衛鏗,感應著靈性人偶芯片中,那個如同小貓一樣去翻閱人偶的藝術靈感的意識,不禁宛然。

     衛鏗:“還就是個小女孩啊。”

     在那個人偶自己輕松折紙完成后,本體衛鏗不由望向太空。

     這個給久藍星這個宏偉的太陽上的規劃,目前只是念想。

     衛鏗現在在五級暗能體系上卡住了。當年衛鏘是在六級暗能體系上卡住了,距離造物七級的暗能結構,差那么一步,如同天塹。

     衛鏘是很優秀的,衛鏗自己也沒那么強。

     作為中人之姿,如果投入的不是決心,不是“質”層面的超越,那么是不可能走通,別人走不通的道路的。

     但是,怎樣才是“質”層面決心呢?

     在深海大洋中,衛鏗展開了空間透鏡,六百米的空間透鏡消散了物質阻擋,讓衛鏗直接凝望周邊星海!

     在核電站中,中人之姿的衛鏗在凝視著太陽上時候,微微地說道:“我能做到!我無比相信!”

     中人之姿對未來宣誓是不起眼的,對于外界記錄者(景谷雨)看來:衛鏗只有在未來實現目標時候,才會解釋自己當時不起眼宣誓。當目標沒實現,那些念頭就會隨風而去。

     衛鏗現在想到了一個“不切實際”但是卻是最有可能的方法。這個方法需要付出文明級別的決心。

     (朔源,這個在暗能上顯現的“無用”構體,該暗能的所有者鎖定目標時候,心靈就一直篤定,不會放棄。)

     ……

     靈性人偶這邊。露蕾姆錢已經付過了,但人偶目前還在場中。

     這里的人偶衛鏗深呼一口氣,整個折紙的太陽結構中有色球層、光球層,在變動中翻滾著。

     但是最終,人偶中碳基衛鏗從這欣賞中,停了下來,深呼一口氣,然后平澹將其收攏起來送入了廢紙柜中。

     隔絕的測試大廳外人們的很奇怪,于是乎這個靈性人偶衛鏗被芯片中的主人詢問后,平平地回應道:只是一張剪紙而已。

     對于普通人狀態衛鏗來說,自己只是做了一個剪紙,剪紙出來的輝煌,不應當作為現實中榮耀。

     衛鏗:只要想象的事物還沒有成為現實,就不用將其捧得太高,以至于成為包袱。所以粉碎掉。

     剩余的測試,不用做了,露蕾姆已經決定要購買了。在芯片感應中,露蕾姆察覺到這人兒比她想象要好得多,那個賣家壓根不識貨。

     交易倉促完成后,大和善頓了頓,內心有些膠著。

     尤其考核事后,官僚發送信息詢問他:“靈性人偶初始者是誰?腦機融合時是用什么樣的手法?”這一系列想探尋技術的背后,是在提示大和善白嫖“靈性人偶”是了不得的存在。疑似是出自大師之手。

     大和善不由琢磨,那個一年前被自己欺騙的外鄉人,現在心中突然有些不安。

     當時他是覺得:“只騙一次,可惜了。”

     然而他看到了露蕾姆給出的六十五塊能量磚塊時,面對露蕾姆,他想要說些啥。

     但是接下來他被一股灼熱感逼退,這一逼退,似乎意味著他與好運再無聯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