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 太子一怒,群魔亂舞(含三章內容)


    獨孤皇琊:英國獨孤家族第二順位繼承人皇琊伯爵,葉無道在世界各地執行暗殺計劃時結識最先在未完成的第二卷《旖旎獵艷之旅》中出現;戰斗力隱藏,帝皇企業大公子,目前和蕭破軍趕至葉無道所在的kj市進行他的第一次任務——徹底鏟除s省的黑道勢力。

     司徒玥軒:神秘人物,性別模糊被獨孤皇琊稱為禍國殃民的“美人”,與葉無道有曖昧的關系,目前在意大利解決與黑手黨的事務,實力絕對強悍——第二卷關鍵人物

     這一章講述葉無道暗地里的動作——讓蕭破軍和最初的太子黨核心成員重返s省,鏟除一切異己!滅掉天堂酒吧只是拉開這場kj市黑道勢力搶奪話語權的序幕。葉無道出現在那個英雄會的地盤并且約見林傲滄等太子黨新三巨頭只是作出一個姿態——太子黨到底是誰才是真正的領袖!哎,要是這么介紹還是不明白我就只能承認本人思維的太過跳躍了~有人說那些人如此輕視葉無道顯得他很菜,汗~難道還要對這個從未蒙面的太子頂禮膜拜?他們加入太子黨不像最先的核心成員,也許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而不是對葉無道這個太子的佩服;還有人說葉無道返回kj市那些李玄黃那些核心成員不在顯得兒戲,狂汗~需要這種虛偽的排場嗎?需要在各個位置上賣力的他們千里迢迢來kj市迎接葉無道?

     在通往s省kj的一條高速公路上,有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讓每一個駕駛者側目。

     有人說寶馬750li7系正命中了中國人對這類頂級豪華車的最大要求——夠霸氣!所以在沿海一些地區的能見度更是壓過多年的宿敵奔馳s級。它先進的i-drive控制、劃時代的造型和簡潔卻蘊含品位的內飾讓它的出現成了一種主人地位的顯現,只是不菲的價格讓很多人望而卻步。

     而這條高速公路上一連有六輛寶馬7系幾乎在飆車,最前領路的是鮮紅色的保時捷911,像一團火焰在公路上帶起一陣陣熱浪。

     這到底算什么啊,一部保時捷跑車和六部寶馬一共七部都是上百萬的車子在你面前一一飛馳而過,那將是一種什么感受,郁悶?詫異?嫉妒?

     如果有的話,原因只有一個,你只是一個凡人。

     當它們停在長河市全國五十強企業之一的帝皇公司kj市分公司帝皇大廈門口時,引起了一陣轟動,路人停下腳步想見見到底是什么樣的大人物值得這樣的空前豪華的排場,甚至許多經過的車子都停了下來。

     六輛寶馬里的人幾乎同步跨出車門,二十四個人全是清一色的黑色筆挺西裝和黑色墨鏡,強壯的身軀和冷冽的氣勢讓圍觀的人感到一陣寒意,沒有人會懷疑他們可以輕易將自己送進死亡。

     不像打手和保鏢,而像殺手。

     帝皇大廈門口早就有人在那里等候,而且都是帝皇分公司的上層決策人員,這些原本習慣讓別人等的高層今天也嘗到了等別人的滋味。但是他們每一個人臉上沒有一絲的不耐煩,有的只是惶恐和不安。

     分公司的負責人劉啟寰見到車隊停下來,馬上快步走到那輛保時捷旁邊,小心翼翼的打開車門,彎身恭聲道:“獨孤少爺!”

     從車里低頭走出一個十**歲的邪美青年,及肩的長發散亂的隨意掛在肩上,嘴角噙著一個輕蔑的笑意,一身國際服裝大師親手定做的白色西裝與他的手下形成鮮明的對比,更加襯出他的孤傲不群。

     “從今天起,我就是這里的主宰,絕對的主宰!父親已經給了我先斬后奏的權力,所以我勸你以后少做小動作,你的帳我會慢慢跟你算的!”青年看也不看一眼不停擦著冷汗的他,徑直朝門口走去。

     這時車上走下一個人,還有些稚氣未脫的臉,應該還在上高中,微微瞇起眼睛,是在適應刺眼的陽光吧,慵懶散漫的氣息,牛仔褲和拳皇t恤,與其他人極不合群的隨意打扮,除了一米八幾的大個子和異常強健的體魄,沒有人會認為他是一個合格的保鏢。

     當然這只是常人眼里的他,沒有人會想到這么一身簡單打扮的他為什么可以和那個高傲不可一世的獨孤少爺坐一輛車。

     不要忘了,他是從后車座走出來的!

     那意味著,開車的是那個帝皇企業未來的接班人——獨孤皇琊。

     門口的那些白領女性見到劉啟寰嘴里的獨孤少爺時,眼睛都亮了,帥氣邪美的外表,冷酷淡漠的表情,得體合身的名牌服飾,完全是完美的情人,現實中的白馬王子!

     她們幾乎要興奮的尖叫了,不行,必須保持淑女的樣子,否則會嚇跑王子的。

     令她們失望的是獨孤皇琊根本沒有低下他高傲的頭顱,讓這些像是古代等待君王臨幸的女人沮喪不已。

     帝皇大廈頂層,一間豪華到奢侈的辦公室,

     獨孤皇琊放肆地將腳交叉放在辦公桌上,雙手抱胸,一付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

     他看前面那些人的眼神其實和看畜生沒什么兩樣,從小就受世界最高等教育和家族最先進培訓的他有著和爺爺一樣高貴的血統,還有一樣從骨子里頭出來的貴族氣質。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在家族里,他比他的中國父親更有話語權。

     那個散漫隨意的少年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呈現一片繁榮景象的kj市,原本看什么都無所謂的他臉上浮現出一絲殘酷的味道。

     “我真沒有想到除了太子還有你這樣會打的家伙,相當初我碰上太子的時候可是沒有少吃苦頭。”獨孤皇琊笑道,“聽說兩年前你將太子黨的內部事務全盤交給那個叫什么林傲滄的小子,自己跑去找太子,可是后面我遇到太子的時候并沒有看到你啊。”

     凝視著窗外景象的少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沒有說話,他不是話多的人,一般來說,他用拳頭說話的時間要遠遠多于用嘴巴說話的時間。

     他的熱情只是相對于一個人的,那個在s省創造了一個黑道奇跡的傳奇人物,那個被人恭恭敬敬稱為“太子”的人,一個值得他用命去保護的男人。

     “哎,沒有那只死狐貍管,不用看那張禍國殃民的罪惡嘴臉,心情就是好啊!”獨孤皇琊愜意道,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能讓他這種不可一世到極點的家伙頭痛的人不是怪獸就是神仙了。

     “不過我懷疑司徒玥軒那家伙是不是真的男人,長著一張比美女還美女的臉,本天才還真沒見過這么有氣質的怪物,要是女人就完美了!有些時候我想我是不是可以接受一個男人,誰說美人一定是女人呢!”

     “我想他如果知道你這種齷齪的念頭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會殺了你!而我只需要幫你收尸就行了。”

     就是心如止水的少年想到那個人也是一陣感慨,“只有太子才有這個魅力讓那種人為太子黨效力!我想沒多久他就可以解決意大利西西里島與黑手黨的恩怨,到時候還真不知道誰是那個家伙的對手,太子有他還真是如虎添翼啊。”

     “天高皇帝遠,這里可是我的地盤,他還能把握怎么樣?他還能飛來不成,沒有他坐鎮意大利太子也不會放心,問題就在于這只狐貍最在意太子了,他是不會讓太子有一點后顧之憂的,怎么有時間和我這種小人物一般見識呢?”

     “反正來的時候他讓我告訴你孫猴子是怎么也逃不出佛掌心的!”

     “靠!你不早說?老大~~~”

     獨孤皇琊的俊臉馬上垮了下去,“我的命怎么就這么苦啊!”

     “他還說只要保護好太子不讓他受到一點傷害,他就可以給你最大的自由,你爸爸方面他會給你搞定!”

     “嗚嗚嗚……實在是太好了,多虧托太子的福啊!跟太子混果然是我這個天才最英明的決定!”

     好一招先給大棒再給胡羅卜,獨孤皇琊被治得服服帖帖的。

     “除了我和你,這次我們到底來了多少人?你對外宣稱與暗地里早已經被吞并的仙劍堂談判,我可是第一次接受太子的任務,不想太平淡太輕松,那樣顯得我這個天才太平庸!”獨孤皇琊收起他的玩世不恭正容道。

     “這次來的人數夠你玩的了!太子黨在外的核心成員今天有好幾位都要到場,我要讓所有人知道對太子不敬會有怎樣的下場。今晚太子要一舉踏平kj市的黑幫勢力!我的日組戰虎堂已經全部準備完畢,太子說今晚他要去英雄會的一個酒吧,我想英雄會的好日子也到頭了,至于其他的垃圾就交給我們了。”少年淡淡道。

     “真熱鬧啊!本天才高貴的血液又開始沸騰了,真得很期待能和太子并肩作戰啊,那將是我——英國獨孤家族第二順位繼承人皇琊伯爵的至高榮譽!”

     幾乎沒人敢正視他眼中近似瘋狂的熾熱!

     “是挺熱鬧的。”高大少年原本瞇起的眼睛突然睜開,爆發出眩目的光彩,同樣令人不敢正視。

     ————————優雅優秀優異的分割線————————

     我得則利,彼得亦利者,《孫子兵法》謂之爭地。

     kj市便是這樣一個黑道各派必爭之地,繁榮的經濟、優越的地理位置、快速流動的人口……這些都是既是kj市現代化的象征和保障,也是各種犯罪的溫床。

     天堂酒吧在夜晚的蠱惑、酒精的刺激和熱舞的誘惑下呈現出狂野的一面,每個人都處于瘋狂的狀態。

     在這里幾乎都是一些在刀口討生活的人,過得了今天并不意味著可以見到后天的太陽,也許明天躺在血泊里的就是自己。他們的生活可以濃縮為四個字——砍人,被砍!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這對于他們來說便是最有詩意的句子,他們需要實實在在地發泄自己的**,要們通過酒精,要么女人的身體或者毒品!

     天堂酒吧就是這樣一個為他們提供發泄的最佳場所,這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不準鬧事,只準享樂!在一群亡命之徒面前鬧事,當然不是一個正常人會干的。如果不是正常人的話就難說了,不過至少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不正常的人。

     這時一輛價值三百多萬的凱迪拉克跑車在極其囂張的連闖七次紅燈后停在天堂酒吧門口,只不過后面還跟著幾輛憤怒的警車,當他們看到天堂酒吧的招牌時,灰溜溜地熄掉警燈開走了。

     車上走下兩個青少年,前面的人白色西裝白色皮鞋,領帶松開掛在衣服外面,雙手插在褲袋里,令人嫉妒的俊美臉龐上掛著邪邪的笑容,用膝蓋想也知道這個看上去比他車子還囂張的家伙是個富家二世子,標準的紈绔子弟!

     后面的魁梧少年懶散隨意的打扮,一臉的無所謂,雙手交叉放在腦勺上,不停的打哈欠。

     感覺上就像是一只老虎,一只還在沉睡但隨時可以醒來噬人的猛虎!

     “帥哥,需要姐姐來安慰你躁動的心靈嗎?”一個濃妝艷抹的豐滿女子像水蛇般貼著獨孤皇琊,涂滿鮮紅色指甲油的手不停挑逗著他。

     “我不需要,我可是社會主義好青年!不過我知道誰需要。”獨孤皇琊笑道。

     “誰?他嗎?”穿著火爆的女子看了看獨孤皇琊背后的蕭破軍,雖說沒有身旁這個闊少帥氣英俊,但很有男人味。

     “昨天我經過屠宰場的時候見到籠子里的那頭公豬蠻需要的!”獨孤皇琊放肆的狂笑,厭惡地一把推開女子,大步跨入酒吧。

     本少爺玩慣了明星大腕,像你這種貨色給我端洗腳水我都不肯。

     蕭破軍根本就沒有理會他們,抬頭看了一眼“天堂酒吧”這個招牌,這個每年給斧頭幫帶來近千萬收入的地方,天堂?我蕭破軍今天會把它變成地獄的!

     兩人剛走進酒吧,就有一個人飛撲了過來,“虎老大,想死我了!”

     獨孤皇琊看也不看,身形向后稍稍一頓,一個彈腿朝那人射了過去,“砰”的一聲,那人便像炮彈一樣飛了出去,最后幾乎是在地面上滑行的身體在撞翻三張桌子后終于煞住了車。

     在目瞪口呆中那個倒霉的家伙竟然沒有事般爬了起來,朝那些被撞翻桌子一臉怒容的人擠出一堆絕對虛偽的笑容,“不好意思,太激動了!呵呵呵!”

     還真是只蟑螂啊,這種打擊也可以安然無恙!

     “小子,你找死啊!撞翻老子的桌子濺了老子一身酒水說句對不起就想了事?”一個滿臉橫肉的大塊頭拎著身高不到一米六的蟑螂老兄的領子狠聲道。

     “可是我沒有錢啊,不像大哥你,像我這樣的就是去當牛郎也沒人要,現在的日子難混啊!”那只蟑螂嬉皮笑臉道,絲毫沒有犯錯的覺悟。

     獨孤皇琊和蕭破軍兩個人坐上酒臺,要了一瓶人頭馬,獨孤皇琊這個罪魁禍首看好戲地看著耍貧的那個小個子,沒有一點擔心的表情。

     “竟然是這種敗類,真是丟太子黨的臉啊!應該是你們日組的人吧?”獨孤皇琊優雅地喝了一口酒嘲笑道。

     “沒錢?老子要你的命!”

     “要我的名?嘿嘿嘿,就怕你沒有命要我的命!”原先一臉猥瑣的小個子突然變得猙獰,幾乎被提在半空的他右腳猛地踢向那個大漢的胸口,不僅掙脫了對方的大手,而且借這個力道在空中翻了兩個跟頭,以一個夸張的姿勢落地,朝觀眾鞠了一躬。

     被踢中胸口的大漢跌倒在地上,狼狽的喘著氣,胸口傳來一陣劇痛,沒想到那跟螞蚱腿一樣的腿會有這么大的力道。

     圍觀的人一起起哄,唯恐天下不亂。

     鞠完躬的他抬頭時露出一個殘忍的冷笑,矮小的他迸發出巨大的氣勢。他開始動了,以驚人的速度向那個還呆在地上的家伙跑去,突然雙足一蹬,身形暴起,像一只獵鷹捕食兔子般撲向那人。

     只是一張椅子在這個時候朝空中的他砸去,他不得不改變目標,在空中左手一拳擊中這張破壞他好事的飛來橫物,椅子在空中碎開后砸壞了好幾盞燈。

     沒想到他落地時還有一張椅子從他后面直沖向他,無法躲避的他被砸飛出去老遠,像風箏般跌入一群人中,再一次撞翻兩張桌子,良久沒有動靜。

     那個坐在地上的人站起來,拍拍兩個走道他身邊的人的肩膀,得意道:“干得不錯!以后就跟著我鐵九混!”

     “老虎,都被欺負成這樣了,你還不替你小弟出口氣?我可不想太子為這件事大動肝火!”

     蕭破軍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顯然還沒有動手的打算。

     正當所有人都認為那個小子已經不行了的時候,他卻緩緩從一堆椅子和破酒瓶中站了起來,臉上仍然是無所謂的樣子,只是嘴角滲出一絲血絲。

     他死死盯著那個叫鐵九的人,用舌頭添去那絲血跡,眼神陰冷,“小樣,棺材準備好了沒有?小天王我很久沒有這么狼狽了,沒想到今天會在陰溝里翻船,你們要為此付出代價!慘重的代價!”

     “上!給我滅了他!誰滅了他我給他一萬!”鐵九嘶聲道,心里的不安愈加濃重,感覺自己想是被一頭兇殘的野獸盯上了,這家伙難道真的是蟑螂嗎?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馬上有四個人朝那個矮子殺了過去。

     自稱小天王的他嘴角泛起不屑的冷笑,身形乍動,朝迎面殺來的人沖了過去。這是一個有點滑稽的場面,一個小孩子般的人要獨挑一群看似高大威猛強壯魁梧的壯漢!

     最前面的人一直拳攻向他面門,他頭一歪,飛快前進的身形不停,以可以嚇死職業短跑運動員的速度與那個人擦肩而過,第二、三個人幾乎是同時攻出一拳,他兩腿一曲貼著臀部,頭往后一仰,從兩個人間的空隙滑行穿過。

     最后面的人目瞪口呆地就那么看著他穿過兩人的防守后,在他面前奇跡般的一躍而起在他頭頂翻了個跟頭直撲目標——鐵九!

     超越想象力的抗擊打能力,不可思議的驚人速度!兩個字,怪物!

     “又是一個外星生物!還真是小看他了,不愧是太子黨四野獸之一!”獨孤皇琊哈哈一笑,一口喝光杯子里的酒。

     他在鐵九面前一個急剎車,露出一個冰冷徹骨的笑容,“想滅了我?我早就說過你沒有命要我的命!”

     他右手一把握住鐵九的脖子,緩緩上提,幾乎有兩百斤的人竟然被他瘦小的胳膊提在半空中,“老子撞翻你的桌子是你的榮幸,你他媽的給你臉不要臉,這不是犯賤嗎?”

     他手上的力道逐漸加大,鐵九的臉色開始呈現恐怖的紫色,鐵九的雙手緊緊抓住他的手,像是溺水的人想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只是現在神志已經有點不清醒的鐵九忘了正是這只手將他漸漸送入死亡的大門。

     他的眼神殘忍的更加熾熱,左手狠狠擊向正在死亡線上徘徊的鐵九的腹部,可憐的鐵九無意識地吐著鮮血,開始翻白眼。

     這血腥殘酷的畫面令全場轟動,有驚慌,有恐懼,還有惡心。

     “有血液沸騰的感覺,這酒的味道比平時更有深度了,我喜歡!”獨孤皇琊瞇起的長眸冷冷注視著那些悄悄的逐漸靠近小個子的麒麟會成員,身上的氣息開始轉變,由輕浮變為高貴陰險的冰冷。

     蕭破軍從褲管里拿出一把與手臂同長的鋒利短刀,舌頭輕輕添過刀身,像在親吻自己愛人的肌膚。

     地獄的大門我蕭破軍開始為你們打開!

     ———————悲哀的分割線————————————

     令在場所有人不由自主生出恐怖的小個子的手依然掐著已經是奄奄一息的鐵九的脖子,看著差不多是出氣多于進氣的鐵九,他臉上的興奮表情詭異而陰森,一些舞女和女招待已經嚇得尖叫不已。

     他的左手在鐵九的腹部從開始到現在猛烈撞擊了不下百次,鐵九吐出的鮮血沾滿他的整只手臂。

     “老子我玩也玩夠了!送佛送到西,已經到了奈何橋,我不死蛤蟆就再送你最后一程吧!”

     他左手五指并攏,飛快朝鐵九腹部插去,鐵九喉嚨發出一聲沉悶痛苦的叫喊,只見小個子左手幾乎整只手臂毫無阻礙的插入鐵九的腹部,鮮血順著他的手臂不停流下,令人作嘔。

     “這樣的場面真的比電影里那些所謂的經典鏡頭具有觀賞性多了!當然,少兒不宜,要不是怕嚇壞小孩子,否則我拍下來那去賣一定很有市場,唉,我還真是一個很有社會責任感的好商人呢!”

     獨孤皇琊搖晃著酒杯一臉虛偽的嘆息,“唐突佳人啊!”

     他身后柜臺里的一個女服務員已經蹲在地上嘔吐,其他的女性都躲在角落看著那在只有恐怖電影里才會出現的血腥鏡頭一起劇烈抖索。一個領班模樣的男子悄悄打了一個電話,小心翼翼的擦了把冷汗,他媽的,第一天上班就碰到這種事,自己沒做什么缺德的事啊,只不過奸殺了一個不識相的女學生罷了,報應這么快就來了?

     小個子把尸體一把甩出,轉頭看著圍著他的十多個人,露出一個神經質的笑容,從口袋里拿出兩把三十公分左右的匕首,在手心轉了幾圈,作出一個李連杰慣用的動作,“來吧!這么點蝦米,老子一個人就可以搞定了!”

     那些人明顯對他很有戒心,被他這個動作嚇得不約而同的向后一退,小個子哈哈一笑,趁勢而進,一個閃身就已經到了一個人面前,“可憐的家伙,就拿你先開刀吧!”

     那個人突然發現自己手里竟然沒有任何可以足以抗衡那兩把匕首的東西,在慌張中只覺得自己的喉嚨一涼,一股液體從自己的脖子噴涌而出,便再也沒有任何感受,世界變得一片漆黑,仿佛沒有盡頭,沒有出路。

     生命消逝得是這么沒有價值,沒有誰會記住你,沒有誰會心痛你,也沒有誰會感謝你。

     也許只有那白發蒼蒼的父母,那嗷嗷待哺的兒子,那在門口守望的妻子……

     “垃圾!”小個子咒罵一句,飛身旋轉朝另一個目標沖去,手中的匕首像是在替死神發出深情而致命的呼喚,人類的鮮血在上面繪成一個唯美而精致的圖騰。

     生命在他和他的匕首面前是卑微的,

     一文不值!

     因為這個時候他就是收割生命的死神!

     這個時候酒吧里的人差不多已經走光,沒有人愿意面對那樣一個怪物,因為面對的代價是生命!

     他闖入人群,如虎入羊群,勢不可擋。手起匕首落,便會有一柱鮮血迸發。他瘦小的身體在這個時候很好的發揮了優勢,像泥鰍一樣滑來滑去,根本就沒有人能夠給他足以影響他攻擊力的打擊。

     他像穿針引線般在剩下的十多個人身上留下一道道醒目的血痕,除了第一個人他要收到震懾作用不得不干凈利落的殺掉外,余下的人就像在陪他玩一個死亡游戲的玩偶。

     他停下來用舌頭舔干凈新鮮的血跡,斜眼看著那群幾乎崩潰的斧頭幫的打手,冷笑道:“干什么不好,一定要進斧頭幫,要怪就怪你們老大惹了他絕對不該惹的人!連累你們這群倒霉的廢物!”

     他看了一眼那具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尸體,道:“放心,我這個人一向對別人很公平,你們很快就會和他一樣的,這樣一來在黃泉路上也不會寂寞,是不是應該感激我這么為你們著想啊?”

     “啊!”一個忍受不了這種恐懼的壓迫,竟然拿起一把椅子主動朝小個子沖了過去,當恐懼達到頂點就會轉換為憤怒,真正的憤怒。這憤怒讓他忘記了雙方實力的懸殊,忘記了剛才對方是怎么樣戲弄自己十多個人的。

     現在的他只想結束這場惡夢,哪怕要付出自己的性命。

     小個子在他沖到自己面前的時候,一個旋轉怪異的轉到剛與自己擦身而過的那個人背后,兩把匕首毫無懸念的從那人背后刺入對方的心臟,那個姿勢原本應該是情侶間的擁抱,在這個時候顯得更加詭異和可笑。

     其他的人開始沒有頭的蒼蠅沒命似的逃竄,能離這個惡魔遠一尺也好。

     屠殺真正的開始!

     這絕對是一場一邊倒的大屠殺,

     一個頭顱飛離自己的主人后掉到一張桌子上,瞪大的眼睛似乎還在問著為什么,一個躲在桌子下面的家伙爬起來就發現一個流著猩紅血液的人頭在和自己對視,兩眼翻白,又暈回桌底。

     一只斷手被砍飛到一個暈倒在地的舞女的胸部上,生前想干的事沒想到要死后才能實現。

     “第九個!”一個人倒在桌子上,口正對著一個酒杯,馬上酒杯里就盛滿了他的血液,紅的眩目。

     “第十個!”

     ……

     “第十七個!”

     唯一一個也是最后一個負隅頑抗的人拿起椅子擋在頭頂,“咔嚓”一聲,椅子被劈成兩半朝兩邊飛去,匕首依然直直朝他砍去,寒光一閃,一道從眉心到嘴巴的紅色血線在他臉上出現,慢慢的血線擴大,不斷有鮮血流出。

     當那個人頹然倒在地上的時候,臉上仍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同前面的十七個人一樣是死不瞑目。

     “小姐,再幫我拿瓶酒!”獨孤皇琊朝那個嘔吐完捂住耳朵睜大眼睛看著他的美麗女服務員燦然一笑,“放心,我們不殺女人,尤其是美女!尤其是本天才,保護美女是我的神圣職責!”

     女服務員戰戰兢兢地遞給他一瓶酒,不敢看柜臺外面的景象,因為剛才一個飛進柜臺的腦袋和不時傳來的哀號告訴她外面正在發生著什么,眼前這個青年雖然看上去像個不學無術的花花公子,英俊得不像人類,但有那樣的同伴應該也不會是個好惹的主吧,一不小心把自己先奸后殺就完了。

     小個子環視一周,再一次神經質的狂笑,“操,這么快就干完了?虎老大,不好意思,沒你的份了!”當他看想門口時,眼睛里的興奮再一次燃燒到頂點,“tmd,今天的蒼蠅還真多!虎老大,上吊也得讓人喘口氣吧,我先喝幾口酒,反正今天不喝也是浪費!”

     他飛身一躍,跳到柜臺上,自己拿起一瓶酒就開始想和白開水般猛灌。

     三十多個麒麟會的成員聽說有人敢在天堂酒吧鬧事,馬上開車子提著割紙刀氣勢洶洶的趕了過來。

     他們不知道自己正在走向地獄的門口。

     蕭破軍提著那把短刀走向門口,凌厲駭人的眼神,沉著穩健的步伐,泛著寒意的冷笑,原先懶散的隨意迫散而去,現在的他猶如嗜血的殺神氣勢驚人,讓人忘記他的年紀。

     “你是哪個道上混的,不知道這里是斧頭……”對方一個還不太了解情況的人朝蕭破軍大聲嚷嚷道。

     “下輩子別再跟錯人了!”蕭破軍打斷他的話冷冷拋下一句,眼中的憐憫愈發濃重。

     刀光乍起,華麗而璀璨。

     為首的那個人被蕭破軍龐大的刀勢砍飛出去,在地上抽搐了幾下便沒有了動靜。

     猛虎要嗜人了,這才是他的本性,兇殘,渴望血液的綻放。

     動作比剛才的那個小個子更加直接,刀勢大開大闔有如長江直瀉無人可擋,沒有一絲得多余,每一份力量都用得恰到好處,許多人都是連刀帶人一起被擊飛,下場只有一個——刀斷人忘!

     死亡的盛宴開始進入主題,

     生命的溫度漸漸被黑暗偷走,

     地獄的大門真的已經打開!

     蕭破軍在身上不痛不癢的被砍了三刀后,三十多個家伙全部躺在了地上,看到明天的太陽對他們來說已經是一件太奢侈的事了。

     只是蕭破軍還留下了一個活口,一個神志已經被嚇得恍惚的家伙,蕭破軍給了躺在血泊和殘肢斷臂里的那個人一腳,“有手機嗎,再叫幾十個人過來,我還沒砍夠!”

     “能將死亡之舞蹈演繹得如此絢爛的人除了太子外,你是我獨孤皇琊最認可的人,砍翻了三十多個還說沒過癮的也就你這只在太子黨里破壞力最強的‘戰虎’了!”

     獨孤皇琊兩根手指夾著酒杯噙著邪邪的笑意,緩慢而優雅地向那個被蕭破軍驚人攻擊力嚇壞的人走去,在他面前蹲下,“來,喝口酒壓壓驚,打個電話我就可以留你一條命!”

     那人顫抖的喝光酒杯里的酒,按照獨孤皇琊所說的打了一個電話。

     當斧頭幫第二批人馬趕到時,蕭破軍正抱著短刀斜靠在門口。

     二十六個人,二十四分鐘,蕭破軍這只zj省黑道威名蓋天的“戰虎”以不到一分鐘一條人命的速度解決了這批生力軍。

     沒有任何的懸念,結果早已經注定。

     他們的生命只是增加蕭破軍在黑道威望的砝碼罷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價值。

     “你們走吧,以后別讓我在斧頭幫見到你們!”獨孤皇琊對那個女服務員和男打手道。

     那兩人相互攙扶著走出這個叫“天堂酒吧”卻是一個真實的地獄的地方,有一種夢幻的感覺,兩人最后在一個街角擁抱著放聲大哭。

     小個子舉起一張桌子朝酒柜砸去,轉身的時候甩開打火機,點上煙,一個甩手將手中的打火機拋向柜臺,馬上燃起一團火焰,愈燃愈烈。

     打開停在外面的凱迪拉克跑車車門,蕭破軍帶著一臉的疲憊坐在后座,“虎老大,你沒事吧?”身為太子當四小天王之一的小個子關心地問道。

     “放心,死不了!”

     蕭破軍淡淡道,自己沒有哪次戰斗后是需要別人扶著的。

     唯一的那次,是一個人背著他走出戰場的,那個人,別人叫他s省黑道的太子!那一次,太子為了他,被足足砍了二十九刀,刀刀見骨!在四百多人的包圍圈中,是太子一個人將他放在自己肩上告訴他要并肩作戰!

     他發誓,這輩子他“戰虎”蕭破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太子!

     除非那個人能從他的尸體上踩過!

     “去斧頭幫總部,這只不過還是個開頭罷了!戰虎堂應該已經下手了。”

     蕭破軍閉上眼淡淡說道,冰冷的氣息讓人再一次感受到他的驚人氣勢。

     太子,就讓我來為你開辟出一片大大的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