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9章 為她謀算


    眩暈可能和手鐲有關。

     而她最近只從手鐲里取了糧食。

     之后幾天。

     小星星每天都在找規律。

     然后還真被她給找到了。

     因為她手鐲里的空間就十幾個平方,但京城外的流民卻越來越多,隨著每天取糧食的數量日益增多,她眩暈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十天后。

     她一次性從空間取了幾千斤米糧出來,然后那天直接昏迷了半個時辰。

     這一次。

     連墨羽都發現不對了。

     這天墨羽讓綠兒把楚亦然支出去,把小星星堵在了房間里,“姐,你老實跟我說,你突然昏迷是不是跟你手腕上那手鐲有關。”

     “還不確定。”

     小星星拍拍他的肩膀,“再過兩天就知道了。”

     墨羽一臉懵。

     小星星卻沒再跟他解釋。

     接下來的三天,小星星沒有從空間取東西,三天下來,她都沒有再暈眩,這次她確定了,空間也是有副作用的。

     從里面拿出來的東西越多,對她的身體越不利。

     小星星傻眼了。

     最近往京城涌入的流民越來越多,不從空間拿糧食,那些流民怎么辦?朝廷還沒有商量出一個救助流民的具體方法。

     她承諾不會放棄流民,但……

     沒糧食她拿什么幫助流民?

     小星星當即叫來了墨羽,“現在京城中的糧食都是什么價?”

     “原本一石米差不多一兩銀子,但今年北方又是干旱又是水災,現在米的價格已經上漲了兩倍,今天糧行掛出來的米價,三兩銀子一石米。”

     “……”

     一石米120斤。

     古代的一斤相當于現代的一斤六兩,也就是說古代的一石米,等于現代的192斤,一兩銀子買192斤米,按照現代四塊錢一斤的米價,一兩銀子約合768塊錢。

     也就是說。

     現在的米價已經漲到12塊錢一斤了。

     這是暴漲啊。

     小星星默默吸口氣,她把前幾天皇后讓楚亦然交給她的銀子拿出來,讓墨羽去京城的糧鋪買米和面。

     “精米買不到就買糙米,面也不用買細面,買高粱面也行,豆面也行,不行買紅薯也可以,分批去買,別鬧出太大動靜,能囤多少囤多少。”

     動靜鬧大了。

     那些糧鋪恐怕會趁機繼續哄抬價格。

     “我知道了。”墨羽面色凝重,他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了,叮囑小星星,“姐,你不要再從空間里拿東西了,仔細想想,那鐲子挺邪乎的。現代的東西不屬于這個時代,都能從空間

     里拿出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所以肯定要付出代價的。”

     “放心,我心里有數。”

     墨羽點點頭。

     他姐心里確實有數,要不然空間里明明有糧食,她何必讓他去收糧?

     “那我去了。”

     “去吧。”

     ……

     隔壁院。

     長夜把小星星和墨羽的對話一字不落地轉述給楚離。

     楚離面沉如水。

     “公子,郡主她……”

     “不必問。”

     長夜果然沒有再問,只是臉上是無法掩飾的吃驚……媽呀,郡主竟然是從未來世界來的人。

     好瘋狂。

     “公子,我們要做點什么嗎?”

     “京城缺糧,她也不可能把京城所有糧鋪的糧食都買下來,你讓清歌去一趟京城周邊城市,讓她帶上銀子和人馬,不惜一切代價買糧到京城。”

     “……”

     長夜張了張嘴,“可,可是……郡主她要幫的人是靖王啊,公子你這樣出錢出力,不是為靖王做嫁衣嗎,而且我們動作太大,還會不小心引起各方關注。”

     “清歌聰明,知道該怎么做掩飾痕跡。”

     長夜不說話了。

     公子這樣說就是做好了決定。

     他們做屬下的不該質疑主子的決定,只需要奉命辦事就好,他拱拱手,“是,屬下稍后就吩咐下去。”

     “另外,還有一件事。”

     “公子請吩咐。”楚離瞇著眼,聲音陡然冰寒下來,“那些流民是天盛的百姓,不是星兒的責任,大概是星兒把流民安撫得太好了,以至于永宣帝都不知道‘著急上火’幾個字該怎么

     寫了。”

     “公子的意思是……”

     “讓朝堂的人加把火,務必在最近幾日拿出救助流民的方法,他永宣帝的子民,憑什么讓星兒勞神傷財。”

     勞神傷財就罷了,還不落好!楚離一連串的命令下達下去,“另外,以離王府的名義往星兒手中送兩千兩銀子,陣仗務必弄大一些。就說本王感動于郡主對流民的愛護,愿意為百姓們出一份力

     ,銀子交給郡主,由郡主記錄在冊后,把銀子用于百姓身上。”

     “同時,我們在京城中所有的鋪子都捐一筆銀子出來交給郡主。”

     長夜明白了。

     公子是要帶頭捐銀子。

     有靖王府打頭陣,離王府緊隨其上,有兩個王府帶頭,京城的官員們如果不捐點什么出來,恐怕會被百姓們大罵吧。

     兩千兩這個數量也很妙。

     銀子不算太多,拿出來會稍微肉痛一下,咬咬牙能拿出來。當然,也不算太少,用在流民和百姓身上,也能救助很多人。

     有離王府打樣。

     旁人也不好意思出手太寒酸。

     當然。

     那些官員可以裝死當不知道。

     但等京城中的商戶們也開始紛紛捐款捐物,他們再不捐,到時候恐怕就要被千夫所指了。

     只是……

     “公子,這樣一來動靜是不是太大了。”

     “無礙。”

     “……”

     啥無礙啊。

     公子韜光養晦這么多年。

     現在為了給郡主分憂,幾乎把手里能動用的人都用上了。

     公子從沒對哪個人這么好過。

     唉。

     希望郡主能看到公子的好。

     ……

     隨著深秋的到來。

     也到了北方種植小麥的季節。

     流民的問題已經沒辦法再拖,再拖下去錯過了季節,連明年的糧食收成都要耽誤,經過朝堂上幾天的爭吵。

     流民的事情終于有了結論。

     永宣帝帶頭捐款,文武百官緊隨其后,連帶著京城中所有商戶捐的銀子,全都記錄在冊,然后把流民聚集起來。

     按照戶籍每人發放二兩銀子應急,家有良田的,可以按照家里良田的數量,從當地縣衙領小麥種子進行耕種。

     小星星把買來的米糧分下去,每人都分到一些糧食可以在路上吃。

     百姓們感恩戴德。

     誰也不想背井離鄉。

     領了銀子和糧食之后,大多數人都選擇回老家,也有小部分人決定留在京城找工作。

     至此。

     小星星終于松了口氣。

     當天晚上。

     小星星給楚離施針的時候,楚離明顯看到她神色松快許多。

     楚離輕笑。唇角也跟著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