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我回來了


    最近每晚晚都陪夫人散步?”

     “是的。”!

     阿爾弗雷德端起面前的冰水,一邊喝

     一邊仔細打量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菲洛米娜,問道∶

     沒受傷"

     "受傷了。"

     "看不出來。

     "她故意不打臉。"

     "哦,到底還是慈祥的。"阿爾弗雷德放下杯子,笑著繼續問道"_進步大么?""她很強。""這當然了。"

     畢竟是年輕時能和狄斯老爺在一個小隊里冒險的人啊,如果硬要打個不太恰當

     的比方,把少爺比作狄斯老爺,那么年輕!時的唐麗夫人可能就是現在的菲洛米娜;結果就是菲洛米娜最后嫁給了理查…'阿爾弗雷德皺了皺眉,在心里罵了一句∶這不是胡扯么?"她很關心主任。"

     畢竟我們的少爺很容易受長輩喜歡……,你還打算繼續去么,如果不想去的話,我可以幫你拒絕她。”''去。好的。”這時,維克敲門進來,對阿爾弗雷德道∶"調令下來了。都走了"

     伯尼和哈里都走了,還有幾個部長

     辦公室早就收拾好了,調令一下來人就直接出了大樓。”"那就準備一下歡送宴吧,吩咐一下食堂那邊。”"人都已經走了。"

     "歡送他們終于走的,是我們自己吃

     也對,我喜歡你這種做事風格。""有些時候哪怕你不想,但也必須做

     到愛憎分明,否則下面人就不會怕你。是的,沒錯,那我們的主任應該也快出來了吧"

     "應該快了吧,調查組也離開幾天了,該回來了。"這時,辦公桌上的電話鈴響起,阿爾

     弗雷德接了電話,隨即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掛斷電話,阿爾弗雷德站起身,笑道

     "教務大樓傳送法陣大廳那里給我打了電話,調查組長……哦不,是我們的新任

     區長來了,上面的辦事效率還是高,老人前腳剛走,代替他們的新人就已經到了,這真的是讓下面的人想不表現出人情冷漠都難。”

     維克開口道∶"那我去將橫幅改一下

     食堂今天改辦歡迎宴。”其實不用,歡迎宴改明天吧,今天,依舊是告別的主題,我想,新上任的區長不會覺得不滿,反而會有一種霸占了人家夫人的快樂,那我們就給他雙倍快樂。"維克指了指自己額頭笑道"類似于

     那種勝利者向失敗者表達位慈與包容的快

     流,請勿外傳樂”

     "是的,"這本身就是一種享受。

     另外,通知大家伙桉件進程可以再推一推了,新區長上任后,這個針對六個主教的桉子,肯定還是交給我們少爺來收尾。”

     "老樣子,習慣了,做上司的似乎都喜歡這樣。”

     阿爾弗雷德聳了聳肩,道"其實這樣也挺不錯,正如少爺對我說的那樣,事兒我們做,他給我們自由度就好。”

     維克有些疑惑道∶"我怎么覺得你對現在的處境很高興""因為我最近在看一本書。書名叫什么?"

     沒有書名,我把大祭祀之前的履歷'資料搜集了過來,做了一個合訂本,我發現就算是上升速度很快的大祭祀,也曾在

     一個地方待過很長一段時間。這就像是一棵大樹如果只是急著長個子就容易倒一樣,在一個地方深耕培育好自己的班底,才能真的擁有迎接風浪的能力。

     這就是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也是

     少爺曾對我提過的真言。真言?"

     把城墻筑得高高的,把糧食存得多多的,把野心埋得深深的。

     蘇斯回來了,上次離開時,他還是調查組組長,現在,他已經是約克城大區新任區長。

     不過他特意躲開了總部大樓前的列隊歐迎,而是直接從后門進入了大樓,走入了地牢。早就接到消息的卡倫和尼奧今天換了

     一件嶄新神袍,等蘇斯過來以區長的名義解除前任留下的內部調查命令同時宣讀了新的職位安排后……

     卡倫和尼奧兩個人站在一起,向蘇斯行禮。*察!""蘇斯帶過來的兩個記者開始拍照。

     拍完后,蘇斯笑著對記者說道∶"那,些肉麻的話我們就不說話了,你們筆頭上自己發揮,咱們都節約一下時間。”"是,區長大人。"

     是,區長大人。"

     蘇斯看向卡倫,說道"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同僚了。”

     隨即,他又看向尼奧∶"以后,互相扶持。蘇斯先來地牢放人本就是一種對外態度的展示,這也是為接下來這棟大樓里的工作運轉奠定了一個基礎基調。隨后,內部會議召開,新任區長以及另外幾個空降的部長外加新提拔起來的卡倫和尼奧部長,和所有人正式見面。

     人少的時候,一切都可以從簡,讓記者自己去找套話往里面填充新聞報道就好,但面對大禮堂這么多秩序之鞭成員,就不能再是后期添加那么敷衍了。蘇斯雖然個頭矮小,但他在演講方面

     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調動情緒的能力非常之強。

     聽得坐在下面的阿爾弗雷德不停點頭,受益良多。

     甚至,他還不介意拿自己的身高來打趣,說自己這么矮卻能站到這個位置,那'么在座的諸位,憑什么不行?

     總之,這一場演講給了風雨飄搖一個0F!月的秩序之鞭帶來了新的氣象,至少大家心里都認識到了,混亂的局面已經結束,接下來,要重新認真做事了。幾位新部長的自我介紹中,除了莉切

     爾這個早就見過的,還有一個女性部長給卡倫留下了比較深刻的印象。

     {她叫羅尹娜,宣傳部長,很漂亮。她的面容配合著她的氣質,給人一種風塵氣的撩撥又有一種嚴肅性的兜底,很

     矛盾的同時又很和諧。

     資料上記錄她已經四十二歲了,但現

     場完全看不出來,反倒有種二十八九的少婦質感。

     不過,很尷尬的一件事就是,卡倫升職太快了,現在就已經坐到了部長位置,而且是部長序列里權柄靠前的執法部部長,這就使得他放眼望去,同層級的,基本都是叔叔嬸嬸輩。

     坐在臺上的尼奧對卡倫小聲道"長得好看的人,總能更容易給人留下印象。卡倫點頭。

     尼奧又補充道∶"就和你一樣。"卡倫懶得接話。

     尼奧站起身,走到前臺,輪到他講話

     了,尼奧的口才也是不錯的,否則也無法

     組建出獵狗小隊那樣的氛圍,尤其是在點開樂子人屬性后,他就更解放了自我。一通演講,很有水平,結合了自己過去的任職經歷,引起臺下的極大共鳴,結束時下面爆發了熱烈的歡呼聲和掌聲。

     往回走時,尼奧對卡倫帶著些許挑釁

     |意味地點了點頭,示意接下來是你了。等卡倫站起身,從他身邊經過時,他還刻意提醒道"我相信你的口才,加油不要讓我失望。”卡倫走到發言臺位置,站住,沒說話。先前尼奧演講所引發的歡呼聲和掌聲

     在幾秒之內,完全平息,整個會場陷入了——種真正的安靜。且不說卡倫進入這棟大樓后查維科來

     I桉起所做的那些事和積攢起來的威望,就算只看那天卡倫一聲令下駐軍騎士沖入總

     部大樓范圍的場景,就已經給在座的大部分人,都留下了極深的心理陰影。年輕、天賦、手腕、心性、狠辣,真

     惹急了,不是掀桌子,而是直接拆房子的那種極端暴戾;

     他原本的頂頭上司被他當著所有人的面捅了一刀,然后頂頭上司被調走了,他坐上了原本上司的位置。

     最可怕的是,他大概不會升職了,他會一直在這里擔任部長,而且他還很年輕

     才十七歲,這意味著,在場的所有人,只要還在這里工作,那就必然會面對他的管理;一些年紀大的,退休后,晚輩進來211可能一直到晚輩都準備退休時,這位部長大人,他還在任!

     能靠關系調走的,那是少數中的少數絕大部分人是很難坐上部長位置的,區長位置,就更加不現實了。而且,要是讓這位年輕部長在執法部

     部長位置上再干個十年二十年,以后區長說話,都不見得有他管用。外來空降戶,怎么壓得過本土地頭蛇!

     所以,此時站在發言臺上的年輕人…將是接下來數十年內,這棟大樓里,權勢最高的那個人。"咳"

     有個人咳嗽了一下,他之前一直在憋著,但因為有點感冒,沒憋住,等咳出來后,瞬間有種可怕的感覺,彷佛自己破壞

     了此時的寧靜會被目光注意到,成了一種大罪過。原本,卡倫是準備了演講稿的,但現在看了一下,他覺得自己錯估了自己在群眾"之中的印象。

     雖然他在和蘇斯的對話中說過自己的形象被誤解了,但其實如果把自己放到自己外面去,自己也會誤解自己吧。瞬間,卡倫就就不想再演講什么和鼓

     舞人心了,只是抬起手,又放回了演講桌"啪!"

     本來很輕的一個聲音,因為現場太過安靜,竟然顯得有些"震耳"。卡倫微笑道∶

     "諸位,我回來了。"

     哦,該死,我發誓,你肯定是想了三天三夜才想到了這段演講詞!”沒有。"尼奧不信道"呵,這里又沒有外人,你沒必要再遮掩了。”"沒有。""

     "我和你之間已經沒有信任了么?"

     你好啰嗦。"

     "現在嫌我啰嗦了,我還沒找你算賬呢,怎么好端端的我的后勤部長一下子變成了偵查部長”"這又不是我能決定的。"

     "這不肯定是你決定的,在正常人眼里偵查部長可比后勤部長位置要更高更好

     我能夠得著一個地位最末尾的后勤部長∶I就已經得感謝秩序和光明兩大主神了,居然還能給我繼續往前提拔?""應該是蘇斯看重了你的能力吧。"你這真就是把我當傻子了,卡倫,因為我思考來思考去發現不愿意我坐后勤`部長位置的人……只能是你。""為什么"

     "因為你要在這個位置待很久,所以你不希望我來瞎搞!"你也知道你會瞎搞。"嚇,"我只會投資理財。

     "好了,阿爾弗雷德查過總部的賬了,都能跑耗子了。”這么慘?那之前伯尼到底在干什么?

     “他應該也只是在盡力維持罷了,倒不是他的過錯,雖然他背后給我們捅過刀子,但他的工作能力還是值得肯定的。”這倒是。“聽以現實情況就是,地方秩序之鞭的重啟并沒有配備好足夠的經費支持,后勒部長這個位置,不是你貪多少了,而是得忙著四處拉贊助。”那我心里舒服多了,所以蘇斯把莉切爾放在那個位置,你說過,莉切爾不是蘇斯自己的人,是安插過來的,再看看那個女人的臭脾氣,以前肯定順風順水慣了,家世肯定不錯,所以要賬要經費的任務,就交給她了。

     ”喂。“不過這感覺還真跟做夢一樣,我之前在桑浦市蹉跎了十年不止,這剛調來約克城才半年多,就直接當上了部長。”是啊,多少光明余孽羨慕不來的速度。”“可不,多少光明余孽……呵啊呵,說得像是你自己不是一樣。”

     你的工作要開始展開了。“呵,我知道一個光明余孽在秩序之鞭里秘密組建一個光明余孽組織來控制光明余孽,還真是繞口,對了,那兩個光明寶寶呢?"你去問阿爾弗雷德吧,這種事情都是阿爾弗雷德在關注,他是我的眼睛。

     "好的,過兩天我就去找他們,再算上拍莎,嘿,我的光明余孽班底居然直接就成型了。"”加上你的話,連光明長老都有了,恭喜你,不用搞什么光明秘密組織了,直接開光明分舵吧,去和其他光明派系勢力爭奪正統。

     “你這扯得就有些遠了啊,積攢實力哪里有這么快。”相對實力提升就好了,以后獲得其他光明余孽組織的消息后,直接上報給秩序神教,讓秩序神教各大區派力量去剿滅,你一邊立功還能一邊獲得更多的資源。”把其他派系都收拾掉,我就被動成最大的正統了?

     “嘿.“哪里有這么借單的事,否則以前秩序神教早把光明余孽徹底清除了。

     “以前也沒有我們兩個人坐著秩序的貴賓車商量這種事情啊。”也對,你說得很有道理,那我當長老,等勢力強大起來后,你也來客串一下,反正你也升不了職了。”

     為什么不是你把這個勢力養大到一定程度后,我代表秩序來消滅你“喂?”這樣立不這么大功勞后說不定我就能升職了。”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尼奧對卡倫豎起了中指”形1“卡倫停下了車,前方是一棟別墅。下車后,尼奧感慨道∶"人真的很少,不外是幾乎沒什么人。"這不挺好,首席本來就不喜歡熱鬧。"卡倫和尼奧向里面走去,門是開著的,客廳內,來昂正跪在一個墊子上,畫面前擺放著一個火盆,他正在往里面放著"點卷"燒著。

     在他前方,有一張供桌,上面擺放著果盤和點心盤,中央是沃福倫首席主教的黑白遺像,兩根白蠟燭位于遺像兩側不停地燃燒著。來昂見卡倫和尼奧來了,起身準備行禮,尼奧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拉來另一塊墊子跪在上面,幫著一起燒紙。

     "謝謝您,主任。"該改口叫部長了,我和卡倫現在都是部長了。

     ”部長?“菜昂愣了一下,顯然這段時間一直在放假中的他,沒有過多和外面接觸。尼奧笑道∶“所以明,來給我們的首席燒點紙,感靜首席的安排工作,對了,卡倫,你說這些假的點券燒過去后,真的有用么?”有用的。

     "尼奧又問道"那要不要混一點真的燒一下

     我身上沒帶點券。"卡倫提著從車上帶下來的袋子走進了廚房。"哦,該死的,我也沒帶,你那就算了吧。

     "尼奧繼續燒著紙錢,說道,"咱多燒點,等首席去了第一騎士團后,肯定是戰友里面最有錢最有面子的那個。然后第一騎士團的戰友們羨慕了,給

     家族后人們或者傳承者們來一個集體托夢,不知道的還以為靈夢神教向我們秩序神教宣戰了呢"

     "噗……"英昂忍不住笑了起來,其實,他的悲傷早就被拉長和攤薄了,而且

     給爺爺燒紙時,他彷佛能感覺到爺爺就在自己旁邊站著,心里很平和。過了一會兒,卡倫端著個托盤過來,托盤上有四碗餛飩。

     他一碗,尼奧一碗,來昂也取了一碗還剩下一碗。來昂看了一下,有些疑惑。卡倫喝了口湯,說道"愣著做什么

     給你爺爺端去。”"是,主任,哦不,部長。"

     來昂馬上將最后一碗端起,擺放在了爺爺遺像面前,笑著道∶

     "爺爺,您嘗嘗,皮沒破的餛飩。"www.vmxs.net
如果喜欢《明克街13號》,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